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拿破仑:“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法国著名作家司汤达说:“在这个世界上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拿破仑是在向世界证明,经过多少个世纪之后,恺撒和亚历山大终于后继有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落贵族出身的拿破仑确实成就了睥睨古今的伟大功业,以至于放眼壮阔悠远的人类历史,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杰出人物寥若晨星。

01
拿破仑:“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法国著名作家司汤达说:“在这个世界上无一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拿破仑是在向世界证明,经过多少个世纪之后,恺撒和亚历山大终于后继有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没落贵族出身的拿破仑确实成就了睥睨古今的伟大功业,以至于放眼壮阔悠远的人类历史,能与他相提并论的杰出人物寥若晨星。

来源:澎湃新闻|吴靖
02肯·福莱特:我不想生活在历史里

砖头厚的大部头往往令人望而却步,然而肯·福莱特(Ken Follett)的作品是个例外。这位英国的当代通俗小说大师,作品横跨惊悚、历史等领域,代表作包括《巨人的陨落》(Fall of Giants)《圣殿春秋》(The Pillars of the Earth)等。尽管他笔下的故事通常人物众多、线索复杂,但其高超的叙事能力却总能让读者手不释卷。他的36部小说被译成了33种语言,在80多个国家出版,累计销量超1.7亿册。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

02
肯·福莱特:我不想生活在历史里

砖头厚的大部头往往令人望而却步,然而肯·福莱特(Ken Follett)的作品是个例外。这位英国的当代通俗小说大师,作品横跨惊悚、历史等领域,代表作包括《巨人的陨落》(Fall of Giants)《圣殿春秋》(The Pillars of the Earth)等。尽管他笔下的故事通常人物众多、线索复杂,但其高超的叙事能力却总能让读者手不释卷。他的36部小说被译成了33种语言,在80多个国家出版,累计销量超1.7亿册。在欧美出版界,肯·福莱特这个名字就是畅销的保证。

来源:澎湃新闻|程千千 
03 格雷厄姆·格林:21次获得诺奖提名的“无冕之王”

格林在《恋情的终结》中穷尽了爱情中所有的情感。爱情是什么吗?难道仅仅只有爱吗?格林在文中首先表明:“这本书所记述的与其说是爱,倒远不如说是恨。”小说里不仅有狂热的爱,也有狂热的恨、狂热的嫉妒、狂热的猜疑、狂热的信仰。

03
格雷厄姆·格林:21次获得诺奖提名的“无冕之王”

格林在《恋情的终结》中穷尽了爱情中所有的情感。爱情是什么吗?难道仅仅只有爱吗?格林在文中首先表明:“这本书所记述的与其说是爱,倒远不如说是恨。”小说里不仅有狂热的爱,也有狂热的恨、狂热的嫉妒、狂热的猜疑、狂热的信仰。

来源:北京晚报|夏彦文 
04雷马克:一个多面的伟大的怀疑论者

“人以群分”,人类有相隔的一面;人类又有相通的一面,如果它涵盖了人类最普遍的感情,那它就会超越时空,传颂千古。尽管对雷马克的作品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但是有一点是众口一词:它们是时代的见证。直到今天,雷马克的作品还是人们所喜爱的读物。

04
雷马克:一个多面的伟大的怀疑论者

“人以群分”,人类有相隔的一面;人类又有相通的一面,如果它涵盖了人类最普遍的感情,那它就会超越时空,传颂千古。尽管对雷马克的作品有这样或那样的看法,但是有一点是众口一词:它们是时代的见证。直到今天,雷马克的作品还是人们所喜爱的读物。

来源:澎湃新闻|袁志英
约翰·伯格:故事的形而上学,不再只是文学考虑的问题

我们都是故事的讲述者。仰面躺下,我们仰望夜空。这里是故事的开始之处,繁星在夜晚窃走了人类的确信,时而返还以信仰。那些最早发明星座并为之命名的人,就是故事的讲述者。

来源:澎湃新闻|约翰·伯格 2021/5/17
他们的“下沉年代”是如何发生的?

在读乔治·帕克这本《下沉年代》时,你很容易产生一种倒镜头似的错觉,因为他将长达三四十年的美国社会变动都浓缩在其中,通过一个个人物的切身经历,将无数碎片化的拼图组合成一幅完整的画面,以此至少让人直观地意识到,如果说美国发生了一些变化,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变化。

来源:北京青年报|维舟 2021/5/14
亦悲亦喜的“提尔”

长篇小说《提尔》是德国当代作家丹尼尔·凯曼继其2005年出版的《丈量世界》之后,又一部引起全球性关注的小说力作。有人称赞《提尔》为“迄今为止写得最好的一部小说”;有人评价说,“虽然它也是历史故事,但与作者对那些丈量世界的德国人竭尽诙谐嘲讽之能事相比,这部新作是一部残酷的、浪漫的、现代的德国史诗”;德国电视一台更是将它赞誉为“当代德语文学的一次真正成就”;2020年,《提尔》入围布克国际文学奖短名单。

来源:解放日报|桂乾元  2021/5/13
软时钟、麻袋网眼和无字信

捕捉时间从一个瞬间和下一个瞬间的流动,描述时间如何在自己之中失去和找回让诗人着迷。马上成为过去的现在正走向将来,用过去来充满当前。在这种交织的、连续的过程中,钟表像达利的绘画,开始变软,意识在其中可以入微和放大,大到足以环抱世界,并汇入生命的永恒。

来源:文艺报|孙 冬  2021/5/12
《月亮与姑娘》:后现代多元文化的迷惘

德国作家马丁·莫泽巴赫的中篇小说《月亮与姑娘》讲述了法兰克福一对中产阶级新婚夫妇搬到移民社区后所发生的逐渐脱离正常生活轨道的故事。小说通过一系列象征,深刻反映了后现代多元文化中个体、群体乃至整个社会面临的变化、冲突与自我认同危机。

来源:外国文学动态研究(微信公众号)|徐沐玥  2021/5/10
《眩晕》:在遗忘的深渊 以记忆作为回音

沉迷在塞巴尔德冗繁复杂的长句和行文里,沉迷在作品迷宫一般分岔的小径里,沉迷在诗意的语言隐约流露的哀伤里,仿佛错过了许多,仿佛捕捉到了一些,塞巴尔德是如此的难以捉摸,而又具有无法抵御的魅力。

来源:北京青年报|林颐2021/5/7
快乐阅读与严肃阅读是否永远不能共存?

在《21世纪的文学批评》一书中,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英语系教授文森特·B.里奇就“批判性阅读”问题进行了分析,探讨了几种阅读方式,诸如“快乐阅读”“非批判性阅读”“文本细读”等等。作者认为,“应该鼓励快乐阅读,与此同时,将多层面的批判连同细读也包括在内。

来源:澎湃新闻|[美]文森特·B.里奇  2021/5/6
危险的女人去写作

这本书的闪光之处,还是在旁逸斜出的地方——那些因为作家是女性,而必须面对的问题:她们和20世纪的女性主义思潮关系如何?女性作家的写作根基真的很弱吗?是否认为自己直接参与了女性写作的传统?女人想出版作品,是不是比男人更难?

来源:北京青年报|柏琳  2021/4/30
狄兰·托马斯:从词语出发寻找诗的灵感

当然,旅行记中谈论哲学书,只能点到为止:“当我偶然读到他对罪恶问题的论述,我发觉自己就像罗马教皇见到一位年轻女子匀称的小腿那样,真的觉得震惊。”

来源:文学报(微信公众号)|袁欢  2021/4/28
在亲密关系里,机器人能替代人类吗

以“硬核”科幻作品的标准来看,《克拉拉与太阳》和《我这样的机器》都只能算是“软科幻”,其中并没有严格的科技推演和理论根据,处理的还是传统人文主义命题,社会层面的意义要远大于文学本体的意义。透过AI机器人这面镜子,映照出的其实都是人类自身的面孔。

来源:北京晚报|钱冠宇  2021/4/23
艺术家中的诗人奥哈拉

奥哈拉是很勤奋的诗人,他的诗歌中有对个人生活和纽约艺术家群体的精确描述,保持了日常性与即时性再现,包括细节和琐事。细节构成生活,打动人心。他的诗也是消失的艺术:随写随丢。

来源:中国艺术报|小海  2021/4/21
谭恩美《往昔之始》:不幸的童年需要一生去治愈

然后经过了20年的岁月沉淀,在《往昔之始》中,谭恩美的心态更加平和,如她自己在文中所说,她就是想讲自己作为作者的想法,当然她仍旧是在寻找自己脑海中那些问题的答案,她所依赖的线索主要是她办公室里面7个装满各种纪念品、书信和照片的箱子。

来源:文艺报|王敬慧 2021/4/21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2017年,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1959,今天澳门特马资料,打开澳门网站直播,118开奖香港最快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