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陈年网文IP借热播剧翻新 是什么决定了评分的差异
来源:文汇报 |  戴桃疆  2021年04月12日10:18
关键词:网文IP 热播剧

第一季度国产剧目题材多样、品类繁多,无论是重大主题、现代都市还是古装武侠,可说是应有尽有,相比去年同期悬疑短剧实现“一家独大”的局面,称得上“百花齐放”。这其中,不少引发市场关注的热播剧目仍然是“大IP”时代的产物,都是根据网络小说改编而成,且这些IP创作时期距离现在大多有十年左右的时间:在初春完结的《上阳赋》改编自2005年开始连载的网络小说《帝王业》,《斗罗大陆》的同名小说自2008年起开始连载,《锦心似玉》的原著小说《庶女攻略》和《山河令》的原著《天涯客》自2010年起开始连载,《风起霓裳》的原著《大唐明月》和《赘婿》的同名原著于2011年起开始连载,《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同名原著小说自2012年起开始连载,《司藤》的原著小说《半妖司藤》在这一众IP中相对年轻,但距离现在也过去了七年的时间,都称得上是陈年IP了。因为时间相对“久远”,这些IP无法避免地被烙上了时代的印记,给影视化改编带来了必须直面的挑战,也造成相关影视作品在评分上的差异。

IP囤积时间越久,其内容越容易过时,所面临的精神内核、角色气质的调整和转化难度越高

仅凭现象很难判断为什么如此多的陈年IP如此集中地出现在一个时间段内,很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影视行业消化囤积IP的一种表现。“大IP”早在2010年左右就已经开始兴盛起来,2015年左右这个概念开始随着影视行业的高速发展扩大影响。IP热兴起后,处于高速发展期的影视公司开始大批量购买网文版权,网文版权成为新的商品,并通过包装营销等商业手段被赋予了新的价值。这期间,影视公司囤积了大量IP,以期在未来获得更丰厚的收益。

由于网络文学作品在创作上灵活性、即时性强的特点,网络文学的成功往往能够反映创作当时读者的情绪需要,因而具有强烈的时间感,受现实环境影响产生的读者情绪一旦随环境变化再次发生转换,网络文学所蕴含的部分意义也会随时间而流失。IP囤积时间越久,它的内容越容易过时,所面临的精神内核、角色气质的调整和转化难度越高。

一部成功的网文往往会引发同时期作者竞相效仿,最后在短时期内形成趋同的创作风潮,一些类型很容易因为社会观念的变化而过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所有人都爱我”的玛丽苏大女主文,十年前这一类型红极一时,彼时女性独立意识尚未成为社会公式,拥有童话般完美特质的女主角融入古风背景的创作为读者提供了一种本土化的浪漫想象。然而“大IP”概念兴起至今,观众已经被类似的玛丽苏文学嵌套宫斗、权谋元素作品车轮战式轰炸过好几轮眼球,早已熟知并厌倦了这种模式,并转向了更具现实意义的都市独立女性题材,社会观念的转变导致古装大女主类型失去了最坚实的群众基础。章子怡主演的《上阳赋》在争议声中开播,又伴着春天的脚步无声无息完结,除了选角上的争议,最主要的问题在于它那带有古早玛丽苏特质的内容已经过时。

“大IP”的兴起,也是作为收视主体的女性观众面目逐渐清晰化的时间节点。影视创作者未尝不曾尝试吸引、服务男性观众,但“大男主”类型的IP影视化屡次失利让此类IP的改编也开始转向服务女性观众。然而陈年IP在创作立意上往往无法满足影视的需求,以《赘婿》为例,影视化效果不尽如人意很大一部分要归咎于小说立意上缺乏前瞻性。小说中的男主角是一个精明的现代商人,意外穿越,入赘后拥有一位富有貌美能干的贤妻、五个妾和一个侍婢。《赘婿》作者曾直言,此文就是面对男性读者的爽文小说。而剧版则主打女性群体,通过男主角的台词强调男女平等,并加设“男德班”。剧集开播前作者在互联网上的一系列发言说明男作者在写作这一类型文学的时候并没有考虑过影视化对兼顾受众心理的需求,本身缺乏性别平等意识。在这种情况下,IP的存在拖累了为迎合女性这一收视主体心理需求的影视改编,依照原著框架改编又无法完成彻底改变既定的人物行为动机,导致拧巴的人物后继无力,播出效果虎头蛇尾。

读者数量少的小众网文+能够凸显影视特点的优秀编剧,能否成为陈年IP焕发新生的有效公式

不过,陈年IP虽然存在内容过时、类型过时以及观念不够先进等等问题,却不必然意味着没有成功的机会。市场看重IP,是因为它本身拥有相当可观的潜在市场号召力,影视化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将既有受众转化为收视群体。然而陈年IP的读者经过时间的沉淀在观赏偏好上或许早已发生转移,时光滤镜又导致他们美化甚至神话IP,读者戴着有色眼镜看影视,变相增加将读者转化成观众的难度。从这个角度来说,反倒是那些陈年的小众IP改编空间更大。因其读者群体数量少,对影视结果的影响力就相对有限。如果能够遇到优秀的编剧,充分考虑到网络文学和影视剧之间所存在的差异,在凸显影视特点上做文章,就更容易出彩。

在国内影视剧行业飞速发展的时期,知名演员通常被视为吸引观众的金字招牌,演员有能力因自己对剧情的理解和自我表现需要改剧本;“大IP”兴盛时期,因“书粉”系影视转化的主要对象而在舆论上占据优势,与原著出入较大即被扣上“魔鬼改编”的帽子。夹击之下,编剧在行业中的地位一降再降。近一两年这一情况出现明显好转,从一些改编成功的案例来看,编剧的作用十分突出。

去年大放异彩的悬疑类短剧集《沉默的真相》改编自紫金陈的《长夜难明》,读者基数就影视受众而言相对较小。《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小说不算出名,年头也不短了,读者群对影视改编影响力小,改编空间充分。小说中男主角身上带有浑不吝的气质,作者的叙事线处理相对杂乱,男女主角之间的互动缺乏戏剧性情节,影视化后男主角的职业从军人变成了特警,增加了活动空间,同时角色间亲密度递进更加明显,效果强于照搬原著。《山河令》原著《天涯客》系知名作者早期作品,在作者书迷群体中影响力亦相对有限。从影视化角度看,武侠这一类型已经式微,光芒完全被仙侠所取代。因为不被看好,《天涯客》版权售出较晚,影视化后前期也无人看好。相比原著,作者对人物关系和主要情节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颠覆式改编,增强人物戏剧性,播出后豆瓣评分至今维持在8.6。

当然,充足的改编空间并不代表作品一定会收获好的结果,其中关系到如何在改编过程中取文学与影视二者之长而不是相反。同样是颠覆式改编,《风起霓裳》借用了《大唐明月》的外壳,完全放弃了原著中关于唐朝政治格局的反映,仅为戏剧冲突重置了人物关系,最终将故事归于俗套的玛丽苏式古装偶像剧。根据唐家三少网络小说《斗罗大陆》改编的同名剧集,编剧王倦此前因为对《庆余年》的改编而收获好评,《斗罗大陆》备受期待。小说主线故事走的是爽文中满级大佬开小号扮猪吃老虎打怪升级的路数,从一开始男主角就是在能力上俯视世界的强者。编剧为了满足影视剧塑造人物的需求,改变了男主角强者穿越的基本设定,牺牲“爽”感,力求使男主形成成长轨迹,回归到类似传统武侠的角色成长范式中去,失去了原著的灵魂,同时也丧失了利用IP的意义。

从影视市场囤积IP的数量来看,未来一段时期内影视市场可能会间断性面临陈年IP消化的问题。时隔多年回顾这些经过沉淀的IP,作品的精神内核在当下的对照下或许更容易被把握与提炼,而精神内核正是它们在当时红极一时的关键。把握其中能与当下引起共鸣的部分,抓住精髓,或许是陈年IP焕发新生成为经典的有效路径。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2017年,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1959,今天澳门特马资料,打开澳门网站直播,118开奖香港最快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