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投稿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让村落生命长久 让后代记住乡愁!《西塘宣言》发表15年,新民晚报记者专访冯骥才
来源:新民晚报 | 郭影   2021年05月19日06:01

今年是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史上第一份呼吁全社会并联络国际学术力量保护古村落的“宣言”——《西塘宣言》正式发表15周年。《西塘宣言》与众多专家学者的奔走呼吁密不可分。近日,新民晚报记者专访《西塘宣言》倡导者、天津大学中国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冯骥才教授,探讨传统村落如何科学保护。

变与不变

原住民、记忆、文脉、习俗都在,这个村落就是活的

记者:当年传统村落保护是一个比较陌生的话题,今天,传统村落保护已经成为全民文化自觉中的一个关键词。15年前您来到西塘,看到阿婆挪动花盆时一只蝴蝶翩然飞舞,为古镇的诗意所感动。15年后在“人间四月天”重返西塘,您有什么感受?见到蝴蝶了吗?

冯骥才:非常高兴又来到美丽的西塘。没见到蝴蝶,游客太多了,在桥上要侧身而行。不过,看到西塘没有把原住民“赶走”。景区仍有7600多名原住民,我很感动,非常欣赏西塘的这种做法。

记者:全国古镇很多且各具特色,当年选择把传统村落保护国际论坛放到长三角地区的西塘,是因为西塘人“活着的千年古镇”保护理念,这对当下是否依然重要?

冯骥才:传统村落保护的主体是原住民。原住民与村落的关系,就像传承人与非遗的关系一样。没有传承人的非遗终将消失,没有原住民的村落徒具空壳。我们非常欣赏和赞同当年西塘人提出的“活着的千年古镇”的保护理念。这是村落保护的远见卓识。

记者:传统村落保护也面临进入市场的发展问题,游客希望古旧味道,不变;当地有效益诉求,求变。如何应对“变”与“不变”?在“变”中保持“不变”?

冯骥才:我们的文化遗产保护,很多地方都希望进入市场,产生效益。传统村落是老百姓生活的地方,手工艺没有那么大的产量。古村落旅游,那么多人进去,不可能有宜人的、闲适的环境,安静的小桥流水是看不到的。

当年我们选择西塘,是因为当地不动村落,先把上下水解决,生活用水与雨水分流,保证水的干净;原住民不动;保持老建筑外表不动,只加固不刷新不涂脂抹粉,不为游客做很多新装饰,完全遵循原貌。你可以看到两边的石头,野花从石头缝里钻出来,苍老的门窗,水里有鱼……现在西塘依然如此,房子外面有廊子,老人坐在廊下聊天。你仍然能感觉到古建筑被保护的古旧的味道。

村落里原住民、记忆、历史、故事、文脉、情感、传统、习俗都在,这个村落就是活的!

精神需求

保护传统村落,就像保留母亲的照片

记者:传统村落保护不能腾笼换鸟,不能“变味”,那么如何让老百姓享受时代发展的红利?

冯骥才:经济规律最大特点就是利润最大化。而对古村落保护最大的问题就是旅游性破坏或者说开发性破坏。文化遗产既有物质的部分,也有非物质的部分,古村落就是物质与非物质遗产的综合体,它既包括了以物质形式凝固下来的“躯体”部分,也包含了大量靠人的言行传承下来的“灵魂”部分。

我们保护传统村落,是为了子孙万代看得见自己的文化。古村落的价值要满足人们精神需求,就像我们保留奶奶和母亲的照片一样。让老百姓住在村落里面,享受发展成果,有机会通过劳动换取生活资源。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在这方面有非常大的投入。

关键时刻

不能失去个性,不要变成经济利益的聚宝盆

记者:当年多方合力开始抢救性保护,15年来,我国传统村落保护有了怎样变化?

冯骥才:15年前,我们估算的古村落是5000个;现在通过普查与评审,进入国家名录的传统村落已经达到6819个。在这巨大的变化中,我们不会忘记《西塘宣言》。它是我国文化界、知识界与传统村落的命运纽结在一起的第一次集体的发声;是知识界的文化自觉与广大民众文化自觉纽结在一起的具体体现。那次会议为此后我国全面、系统、有序的古村落抢救和保护奏响了序曲。

进入本世纪以来,我国在大文化战略上,开始了两项史无前例的工作:一是非遗的抢救与保护,一是古村落的普查与认定。这两项工作都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和刻不容缓的紧迫性。经过多年努力,我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也出现和存在着问题。我们正面对如何管理好、保护好文化遗产的关键时刻。保护不好,传统村落会得而复失。所以我把今年在西塘的这次纪念会看作一次新的征程的开始。

记者:对于长三角地区传统村落保护,您有何建议?

冯骥才:长三角有自己的特点,很多村落非常有潜力,底蕴深厚,比如上海的朱家角等。不要把古村落看成产生经济利益的聚宝盆,古村落是精神文化的载体。比如,我的老家宁波最重要的文化是慈孝,世界各地的宁波人都这样。不要让古村落失去个性。

科学保护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记者:在去年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十四五规划专家代表座谈会”上,您在发言中说“如果说前20年我们做的主要是抢救性保护,新时代里我们要做的应该是科学保护”,“科学保护”具体包括哪些层面?

冯骥才:我认为,科学保护是我们能否把文化遗产工作做好的关键。科学保护是从事物(文化遗产)的性质、特征、规律、独特性和知识体系出发,从实际出发,制定一整套严格的标准、方法、要求以及保护机制与制度。没有科学标准,我们便无所凭借,没有是非,无法监督。

科学保护在三个层面上:一、传统村落知识体系的建立与完善;传统村落保护基础科学的建立;还有传统村落的分类。这是基础的、研究的、学术的层面。二、遗产资源整合与机制建构。这是机制与制度层面上的,包括建立村落档案、制定遗产清单、确定保护内容与责任制,规定保护制度,组成原住民参与的管理会等。三、管理层面。执行和监督保护制度。

只有上述的科学保护体系建立起来,并行之有效,才能真正保证传统村落的永存,才能达到总书记要求的“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绿水青山是指传统村落的自然生态,乡愁是指它的精神内涵与价值。这是传统村落保护一个很高的指标。但我们一定要达到。让传统村落的生命长久,魅力永存,才能使我们的后代得以永远地记住乡愁。

记者手记

冯骥才有一方印“四马”,曾题画云:我身上有四马,姓中二马,名是一马,又属马,驷马难追也。1942年出生的冯骥才,今年80岁。在传统村落保护之路上,“四马”先生御风而行,志在千里。

841995澳门论坛资料2017年,84|995澳门论坛资料大全1959,今天澳门特马资料,打开澳门网站直播,118开奖香港最快结果